苍云叛逃弟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的梗系列零】

【无关岁月的那七行情书】
  每一年的 7月10号对鹤丸来说就像一个新的起点,他会用最精致的语言来描写他对世界的爱,他会用最文雅的语句来表达对希望的崇拜。
   然后他会用一句:
   “晚安,我亲爱的”
  作为结束的终点。

  
  
   鹤丸松了口气,放下了那支陪伴了他整整7年的笔,他看着自己手中的成品,有些呆滞,直白的话语令他面红耳赤。
   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又在纸张最下面添上了几个字:
“原来,爱情就是没有尽头的谜底,我却为它癫狂痴迷。
   晚安,我亲爱的……三日月宗近”

我也许会问世界
爱情是一种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三天三夜的思考我也无法得到答案
日月星辰的交替我逐渐老去
月光开始变得暗淡我也失了活力
宗族的祷告开始在我这里明晰
近乎一切的终起
……
……
……
原来,爱情就是没有尽头的谜底,我却为它癫狂痴迷。
   晚安,我亲爱的……三日月宗近

——————————————————————
    鹤丸:???
   三日月:哈哈哈,鹤丸的心意爷爷知道了
   鹤丸:↑醒醒,你没出场就杀青了
—————————————————————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的梗系列四】

    他抱着救赎,一步一步穿过战场,四周纷飞的战火和忽然靠近的炮弹,只会引起一声惊呼,然后被他湮灭在面前。
  鹤丸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他不在关注外面的战争,反而仰起头,去观察那个传说中的男人。
  风带动他的碎发,露出他那双冷冽的仿佛不容万物的月眸。
   ————————————————————
  传说中活了老久的祭祀长老三日月✘被三日月捡回圣院的孩子鹤丸
  ——————————————————
  鹤丸向前走了几步,有点想追上三日月,也仅仅几步距离,他就发现,那道藏蓝色的身影已经不见了踪迹,他似乎来过又不曾来过。
  鹤丸在圣院中待了几天,他不是圣子不用去上所谓的圣子培养课,他也不是奴仆,不用起早贪黑的伺候别人。
   这个时候他会想起三日月,想起他强大的怀抱。鹤丸摇了摇头,自己在哪里都不是这样的么?一出生就是罪孽,是不被承认的私生子……
  —————————————————
  大概还是be吧QAQ,鹤丸出身设定是,b国的一位官员【父亲】贪恋鹤丸a国俘虏【母亲】的美貌强占了他,然后鹤丸母亲在生下鹤丸后就离世了,鹤丸生活在官员家中,虽然不会有人欺凌他,但是也没有人重视他。然后三日月占卜到a国的救赎在b国,就把鹤丸带了回来。
  ——————————————————

  “三日月,你眼里出现过我么?”鹤丸握紧手中的太刀,三日月宗近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一切。
   三日月在听到他的话后迷茫了一下,那一刻鹤丸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自己,满身血污的自己,一只被驯服的染红了的鹤,浑身上下散发着渴求主人关爱的气息。
  三日月没有答话。
   鹤丸忽然勾起了唇,这场游戏是他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输得一丝不挂。
  ——————————————————
  三日月去看过鹤丸的坟墓,很干净,只有那墓碑上刻着一只展翅的鹤。
   “三日月,你眼里出现过我么?”
   “有过,但仅仅只是有过。”
——————————————————
感觉好粗糙啊QAQ我在写些什么呀,我怎么这么差劲QAQ,三日月的性格大概是国家第一天第二其他的都在他那排不上号emmmm

11发出小祖宗的我,只想疯传吃粮!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的梗系列三】


突然想写宠物囚禁play了,呀!
——————————————————
     鹤丸在迷糊中醒来,只看见满眼刺目的灯光,和此起彼伏的嘈杂声,混沌的大脑让他迷惑着又睡了过去。
   他所不知的是,外面一场盛大的宴会开始了,而他就是盛宴祭品的其中之一……
   
   对三日月而言,这里的一切不过是可笑而无趣的,他有足够的强大,可以让他不需要为了得到这里的宠物而满足蝼蚁可笑的虚荣心——因为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人为了向他献上他们所谓乖巧的情人而费尽心思。
  
  所有人都知道,三日月宗近阁下,喜欢乖巧听话都东西,连三日月自己都觉得理应如此。
 
  直到……那场美梦的开始。
 
  三日月阁下的身边忽然多了一只随身携带的宠物,那个名叫鹤丸的小东西只是刚来就弄坏了三日月阁下书房中的几件贵重品。
  但三日月阁下却只是关【艹】了【的】他几【下】天【不】禁【了】闭【床】而已。
   ——————————————————
应该不出意外是be吧,三日月一开始只是玩玩,鹤丸大概就是被压制然后逐渐失去自我,最后抑郁【心病】而去,这里面三日月的爱应该是占有和偏执,他很想挽回,但是只能把对方推到越远。肯定是爷爷动心了呀,只是想写了呀QAQ但是想了梗就忽然不想写了。be我怎么写的出来呀QAQ
——————————————————
  统治者三日月✘宠物鹤
  鹤丸趴在地上,额角的伤口不断的有血往下流,他只觉得眼睛酸涩。
  血流到眼睛里了?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却听见三日月那双高脚靴踏着哒哒的声音,越来越近 。
   “很好笑么,鹤?”三日月弯腰,伸手抓住鹤丸那被血染的不伦不类的长发,将他从地上稍稍抬起,不出意外的,三日月看到了那双金瞳,不同于往常的活力,现在那双眼睛里面只剩下了无尽的死气。
   三日月眯了眯他那好似有弦月的眼睛,忽然像碰到垃圾一般,送开了手,是重物落地的声音,鹤丸闷哼了一声。
   三日月绕开他,向着门外走去,他不大的吩咐声从门口传来“弄干净。”
   那高脚靴的撞地声渐渐消失,又有人轻柔的抬起鹤丸,只是一丝疼痛,鹤丸就失去了痛觉,他闭上眼,心中不知道是惋惜还是憎恨。
   他不恨三日月,他只恨自己,憎恨别人的只会逃避,憎恨自己的全是懦夫,真正的强者没有恨。
  鹤丸睁开眼,朦胧中却好像看到了三日月那张绝美无双的脸,是透过一切的清冷目光,让他看清了那双仿佛死海冰河般淡漠的眼
  他听到他说“你只是我笼中的困鸟,终有一天被我驯服”
  ——————————————————

鹤丸国永:你再说一遍?
三日月宗近:我为你臣服
鹤丸国永:呸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的梗系列二的朋友人设】
p1虽然烦但是很好的朋友
p2虽然傲娇但是好的朋友
p3朋友家的小孩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的梗系列二

鬼【附身刀中,又名刀子精】爷x总能见鬼的鹤丸
———————————————
鹤丸国永打了个寒噤,抬起头,不知何时,身旁行走的人群已经不见了,在身处在一个宛如古代的寺庙之下,金碧辉煌的装饰和空无一人的大敞其门的大殿。
  见鬼了,鹤丸想。
   
   他忽然看见就在寺庙的金砖银瓦之上,有一人坐在那房顶,藏蓝色的长袍随风而动。
 
   鹤丸的耳边似乎传来靡靡的梵音和金饰碰撞的脆声,恍惚间他还听到了有人轻笑……
  他在醒来时已经是在医院,洁白的天花板让他愣了几秒就被朋友家的弟弟吵的回过神来,那个蓝头发的男孩已经趴到了他的病床上,用着他那双澄黄的大眼睛直瞪着鹤丸,一边还发出着充满好奇的疑问:
  “鹤丸,你是见鬼了么?”
  他才说完就被赶到的朋友堵住嘴巴拖下了病床。
  鹤丸并没有注意他们,他只是想到了,看到的那个男人。
   见鬼了么?他问自己。
   或许吧,他想。

———————————————
  他又梦到了这座寺庙。
  鹤丸推开寺庙的门,和往常不一样,今天的大殿中,没有僧人,只有三日月。
  三日月还是穿着他那华丽繁重的服饰,虔诚的跪在佛像面前的蒲团上,双手合一。
  鹤丸的到来并没有打扰到他,鹤丸忽然觉得很无趣,他已经在天天都做梦,并且天天都梦到座寺庙感到无趣。
   索性的是,三日月很快就结束了,他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许是长时间的跪拜让他恍惚了一下,鹤丸看到三日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带着他自己的灵魂和这座早该被遗忘的寺庙。
  “你又来了……”鹤丸听到三日月说。
———————————————
  大概就是庄周梦蝶,蝶梦庄周的故事吧。
    一开始:鹤丸在路过寺庙遗址的时候,因为特殊的天时地利【剧情需要】和埋在地下的爷爷【刀】产生了共鸣,也就导致鹤丸白天见鬼梦到了爷爷。
  然后就开始了每天晚上都会梦到爷爷的寺庙,后面还没想QAQ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呀QAQ
———————————————
鹤丸:x年x月x日  大阴天
  晚上做梦,三日月那个老头子嫌弃我又来了,我也不想来啊,我每天白天见鬼,晚上梦鬼很累的!
———————————————
结局要是he就好了呀【我在说什么呀QAQ】没想好后面怎么走真的很难过呀

【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的梗系列一】

(爷鹤)我曾经在哪见过你(又名入幕之宾:百度翻译亲近的人或者机密的人)
大概是国师爷✘ 浪子鹤
————————————————
    鹤丸国永落下最后一个音,转头看向那处,那里坐着一个本该不会出现的人。
  鹤丸转着手中长笛,轻笑一声,“三日月大人怎么也有空同他们一样来听我吹笛?”他们指的是落在地上的鸟儿。
  鹤丸声音不大,三日月睁开了眼,那一刻鹤丸只感觉心脏落了一拍,他只听见了三日月宛如呢喃般的细语,带着众鸟齐飞的振翅声——是那句“鹤哟……”

————————————————
   鹤丸走在本镇的闹市之中,一袭白衣,腰间别着一把太刀,他停在了一个小摊的面前,在摊主惶恐的目光中挑挑捡捡,选了一个藏蓝色花纹的木簪。
  摊主壮着胆问“这位公子,可是要送给心爱之人?”
  鹤丸心想:俗是俗了点,但是配他,却开口道:“一面之缘”既不反驳,也不承认,确让摊主松了口气——这客人看着就像贵家子弟跟个仙人似的,如此不沾烟火。
  若是鹤丸知道了他的想法,定会捶地大笑,只可惜,鹤丸现在心中想着那个一面之缘,没注意到摊主的小心思。
  ————————————————   三日月第一次收到鹤丸的礼物,是支外头只卖10铜板的木簪,他便回赠了一支无价的长笛。
   尔后有人问起,他却笑着说“东西没了用处,就没了价值,不如送他玩玩,也算让那笛子找个好主人。”哪是送笛子?他心中无奈一笑,我是把自己的心送给他把玩了啊,我的鹤哟……
———————————————
  我在写些什么呀QAQQAQ
  小学生文笔自娱自乐吧
———————————————
三日月宗近:x月x日  晴空万里
在我们认识的第三十天 ,鹤丸送了我第一件礼物,我很开心,把自己的经常吹的笛子送给了他,希望他也经常吹,啾咪。

记录一下梗

【爷婶】自私
ooc算我QAQ

  —
  “我很少会对别人说些什么,但是他不是人,他是我的刀。”
  “我的唯一一把还存活着的,不……应该说是,还有灵的刀。”
  “我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呼唤他的名字——三日月宗近。”
  “就像呼唤情人一样,充满眷恋。”
  “然后,他会出现在我面前,露出眼中那弯新月。”
  —
      私设—大纲
大概就是黑化爷爷x双人格婶婶【人格a:胆小懦弱;人格b:疯狂自私】

问题不大记个梗

盾护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刀一刀3000,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给了我2秒减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啊?人家傻站着给你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 rn ma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不玩当然不心疼啊。